中国最长寿的城市这样养老一键叫车刷脸用餐

中国最长寿的城市这样养老一键叫车刷脸用餐
2021-05-08 13:55:24 新浪科技综合
中国最长寿的城市这样养老一键叫车刷脸用餐

图源:上海普陀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30秒快读

  1、上海普陀甘泉路街道始建于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比一座座老小区更有“岁月感”的,大概就是居住在这里的老人。街道老龄化率高达48.36%,近一半常住人口超过60岁。

  2、压力大、生活成本高的上海,常常位列中国最长寿的城市,为什么?气候、医疗条件、设施福利、饮食等都可能成为答案,而在数字化转型的当下,上海这座城市又是如何让老人们有尊严地活着。

  3、一键叫车、刷脸用餐、床头“伴侣”,在上海普陀区部分老龄化相对严重的街道在数字化转型中为老人们准备了Plan B,真羡慕生活在这里的老人。

  不少老人内心“不服老”,路边身穿红色马甲的叔叔阿姨,那是被誉为“老伙伴”的社区志愿者。

  志愿者都是60来岁的“小老人”,身体还算康健,他们“成团”的初衷是为了帮助社区里行动不便、无依无靠的高龄老人,如此温馨的街道文化已经持续了近十年。然而,随着城市数字化程度不断加码,这群“小老人”渐渐手足无措。

  志愿者队长钱阿姨印象最深的是一户“一老带一残”的困难家庭,80岁老人和患有癌症的视障儿子住在一起,每个月都要去医院做2-3次化疗,光打车就成了他们就医路上的“极限挑战”。

  “每次看病我都会安排两个志愿者,早上6:45到老人家,然后打车,起码要7:30才能打到。”钱阿姨记得,有时候小区门口实在叫不到车,一位志愿者还得跑到马路对面,甚至更远的十字路口去碰运气。

  在加速城市数字化转型的进程里,老年群体落入了尴尬的境地,他们连最基础的出行、用餐、就医等需求都受到了掣肘。

  根据中国发展基金会的预测,到2022年左右,中国65岁以上人口将占到总人口的14%,由老龄化社会进入老龄社会。

  今年3月,上海已将“为老服务一键通”纳入数字化转型即将打造的11个标杆应用。

  01

  人在门房坐

  一键叫车来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有所依,老有所养”,一说这些话,眼前就浮现出三代同堂、其乐融融的温馨画面。可是身处快节奏的一线城市,类似的画风越来越稀缺,社会家庭规模日趋小型化,子女大多需要自由空间,空巢老人、高龄老人、孤寡老人、纯老家庭比“全家福”更常见。

  对于年轻人来说,打开手机一键“滴滴”即可坐等专车接送至目的地。上了年纪的长辈则不然,智能手机的虚拟键盘远不如陪伴了多年的“老年机”顺手。终端设备跟不上高度互联网化的时代,看似再轻松不过的日常也会举步维艰。

  既然扬招更符合老人的习惯,何不设计一些更加适老化的叫车方式?

  普陀区曹杨新村街道的老龄化程度在全区名列前茅,60岁以上老人约占43%,80岁以上高龄老人的比重也达到了7.55%。

  出行问题不解决,这么多老年人岂不都要被“困”在屋檐下?于是,街道与上海市出租车统一平台“申程出行”合作,在2020年9月28日上线的“一键叫车”功能之上继续开发2.0版本。

  去年,“申程出行”在全市范围内安装了200根带有信息化屏幕和按钮的扬招杆。按下按钮后,用车信息就会发送到2公里以内的出租车司机手机端上,出租车接单后屏幕上也会有信息显示。

图源:申程出行

  不过在曹杨新村街道服务办负责人黄祺琦看来,1.0版本的叫车方式仍有“鸡肋”之处。因为扬招杆无人看管,有时会被误按,而且缺乏互动性,老人如果一时半会儿等不到车可能就走开了。司机要是到了候车点看不到人,久而久之就不愿意再接这种订单了。

  而在2.0版本中,街道将叫车设备布在小区门卫处。除了有人看管之外,还增加了语音提示功能,会提醒老人“司机还有X分钟到达”。

  黄祺琦告诉《IT时报》记者:“有的老年人打字不行,眼睛也看不太清,即使有智能手机也很难自己叫车,所以‘一键叫车+语音提示’很有必要。”

  这样一来,老人不必再站在路边苦苦候车,可以坐在门房里一边休息一边等待。就算临时想要取消订单,还有门卫帮忙操作,司机也就不会白跑一趟。

  目前,街道已经选取了包括小区、医院等在内的10个试点,预计5月就会落地。

  另外,考虑到行动不便的老人需要乘坐轮椅,一键叫车2.0还会增设无障碍出租车,车体更大,后方空间附设轮椅升降设备,非常方便。

  02

  扫码太难

  刷脸用餐

  在曹杨新村街道城运中心的大屏上,老年人群像已经被数据化,并且贴上了标签:纯老家庭、助餐、送餐、长护险、孤老……

  “居委会社工定期去老人家走访,并把走访记录上传到街道开发的智慧办公应用‘走四百’上和大数据平台对接,方便我们及时掌握老人的变化,比如给新增的独居老人安排上门送餐服务,老人一个人可能不高兴烧。”

图源:上海普陀

  黄祺琦表示,借助智慧办公应用,送餐员也能帮忙捕捉老年人的健康信号。需要送餐的老人要么是独居,要么由于身体原因长期不出门,如果遇到敲门不开等异常情况,送餐员可以第一时间在手机端反馈给居委会,待对方上门查看。

图源:上海普陀

  除了上门送餐,曹杨新村街道开设了4个社区助餐点,包括自建食堂及合作的社会餐饮,对高龄独居老人尤其“香”。老人在助餐点可以刷敬老卡,享受满15元减3元的优惠。

  普陀区武宁片区的社区食堂客流量最大,4月12日午后,城运中心显示当日订单数已接近200笔,大约是其他助餐点的4倍。

  但疫情暴发后,老人们失去了社区食堂的“通行证”,因为需要健康码。彼时《IT时报》曾报道过,70岁的独居老人就由于用不来智能机、调不出健康码,半年没有去菜市场,也坐不了公交车。

  国家卫计委曾预计,到2020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达到2.55亿。然而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报告,截至2020年3月,60周岁以上网民在中国9.04亿网民中占6.7%,可见中国仍有1.8亿老人没有触网。

  去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切实解决老年人运用智能技术困难的实施方案》,指出要简化健康码操作以适合老年人使用,推进健康码与个人证件关联,如身份证、社保卡、老年卡等。

  普陀区城运中心副主任尹科强告诉《IT时报》记者,区里推出了“人证码合一”的解决方案,连通了身份证与随申码,在终端扫描身份证后就能显示健康码状态,无需打开手机查看,同时终端还支持人脸识别和红外测温功能。

图源:上海普陀

  这套设备在社区事务受理服务中心、医院、商场等多处公共场所都已落地,以往“出示随申码—测量体温—刷身份证取号”一系列步骤,如今仅需刷身份证这一个动作就能搞定。

  去食堂吃饭不比去社区服务中心办事,老人很容易忘带证件。曹杨新村街道开通了更高阶的“人证码合一”,60岁以上的老人都被纳入了白名单,可以直接刷脸进场。

  另外,通过武宁片区食堂引入的智能餐盘,城运中心越来越了解老年人的口味。根据点单量统计的Top 20菜品明细图在大屏上一览无遗:宫保鸡丁、青菜、凉拌黄瓜、蜜汁叉烧是最受老人欢迎的几道菜。因为餐盘下方安有芯片,每拿一道菜,系统都能对价格进行自动结算,能够减轻用餐高峰时的拥堵,也能照顾到老人点菜时的“选择困难症”。

  03

  床头“伴侣”

  紧急上门

  和大型养老机构比起来,位于新村路上的慧享福长者照护之家“小而美”。

  作为一家社区嵌入式小微机构,这里仅提供49张床位,但配有康复师、营养师、厨师、照护师等多种专业人士。

图源:IT时报

  老人既可以在此长期住养,也能享受日托式的照料。由于床位有限,入住的以失智老人居多。

  随着我国养老呈现“9073”格局,九成老人需要居家养老,因此养老机构的触角也亟需向更多家庭延伸。

  纯老家庭的痛点尤其明显,自从两年前发生脑卒中后,80多岁的潘爷爷一直处于半自理的生活状态。唯一的女儿工作忙碌,没有办法陪在父母身边,很担心慢性疾病缠身的父亲会有旧病复发的危险。如果半夜需要送医院,仅靠老伴一个人照顾该有多吃力?

  为了帮助高龄以及独居老人应对种种突发情况,甘泉路街道推出了定制化服务“一键呼”。

  根据上海市民政局、市医疗保障局和市财政局于2019年年底印发《上海市开展家庭照护床位试点方案》,有资质的养老服务机构可将专业照护服务延伸至老人家中,使家中的床位具备“类机构”照护功能,从而为居家老人提供“365天24小时照顾,有紧急情况15分钟到达”的专业服务。“一键呼”作为甘泉路街道家庭照护床位的一项特色功能,由慧享福长者照护之家提供服务。

  在慧享福新村路机构内的样板间里,摆放在床头柜上的语音对讲设备“床头智能伴侣”就是“一键呼”服务的载体。

图源:IT时报

  早在2017年,上海市经济信息化委员会、市民政局就制定了《上海市“一键通”为老服务项目指南》。“过去的‘一键通’只能发出单向警报,不支持双向交流。而‘一键呼’内带有电话卡,后台人员收到警报后可以向老人主动了解情况,平时早晚也会进行主动问候。”慧享福长者照护之家负责人朱静礼说。

床头的“一健呼”时时守护老人,后台提供全天候智能化接应,图源:IT时报

  这位床头智能伴侣好比一个网关,连通了包括床铺上的生命探测仪、厨房的无线燃气报警器、卫生间滞留探测器等在内的“12件套”智慧养老设备。但凡有设备发出警报,它就会自动拨打电话。预留的号码中既有家属也有养老管家,设备会进行轮番拨打,直到电话接通。

  自家庭照护床位试点以来,已经有11户老人启用了上述呼叫服务,以高龄、独居和生活不能完全自理的老人居多。

  除了15分钟上门的应急服务,他们还能享受机构代缴代办公用事业费、智能手机教学、生命体征监测等公益服务。

  甘泉路街道预计,今年年底前安装“一键呼”的床位规模将扩大至200户。朱静礼表示,家庭照护床位项目刚启动一个月,慧享福就接到了987个咨询电话。面对如此庞大的居家养老需求,目前由政府采购的家庭照护床位或许也会加速向市场化演进。

  记者手记:

  让老年人享“触手可及”服务

  在“硬件+软件+服务”的加持下,智慧养老的画风不断刷新着人们的想象力。可是要帮助老年人跨越数字鸿沟,光提升为老服务的数字化水平就够了吗?

  智慧社区的建设恐怕就是其一,据《IT时报》此前报道,独居在上海某老小区的80岁高龄老人褚奶奶就为社区安装的智慧门禁系统苦恼不已。

  新系统需要绑定手机,访客在门口按铃后,住户的手机就会响起,然后接通来电、按键开门。可由于房间信号问题,褚奶奶在室内很难用手机远程控制门禁。因为门铃“失灵”,老人只能到楼道去开门。

  抛开老人对数字化应用的抗拒,智慧门禁系统倒是社区管理的大功臣。尤其在疫情期间,上述小区所属的街道就凭借门禁系统内的大数据信息,与社区登记信息进行对比,辅助开展社区疫情防控排查工作。只是当大部分人都在感谢智慧社区让自己住得更安心时,始终不能忘记还有老年人这块“短板”。

  街道和养老机构人员都发现,即使老人试图跟上时代的节奏,拿子女淘汰下来的智能手机练手,往往力不从心。

  既然如此,城市管理者是不是应该充分考虑到老年人的弱势,在数字化转型的同时给他们留一个Plan B,譬如给无法用手机远程开门的老人留一个密码方式。

  工信部曾宣布,今年1月起,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为期一年的“互联网应用适老化及无障碍改造专项行动”。《实施方案》中也提到,在医疗、社保等高频服务上,要保留线下办理渠道,具备授权代理、亲友代办等功能,推广“一站式”服务。毕竟,谁也不想在两鬓斑白后被时代抛弃。

  让每一个年过花甲之人都能老有所依,让老人所需的一切生活服务触手可及,不就是智慧城市的意义所在?

  作者/IT时报记者 李蕴坤

  编辑/潘少颖 挨踢妹

  排版/黄建

  图片/IT时报、上海普陀、慧享福、Unsplash、网络

原标题:中国最长寿的城市这样养老一键叫车刷脸用餐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