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尔实验室李传峰标准是对5G手机开展最重要限制

泰尔实验室李传峰标准是对5G手机开展最重要限制
2019-11-28 17:55:13 作者:责任编辑NO。姜敏0568
中国泰尔实验室副总工程师李传峰

  “2019新浪金麒麟高峰论坛”于11月28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新征程 新使命”。中国泰尔实验室副总工程师李传峰发言称,4G之前主要是解决人与人之间连接的问题,5G除了解决人与人之间的连接,还要解决人与人、物与物之间的通信。

  李传峰认为,“现在对手机的5G来说发展最重要的制约是在标准,因为5G的标准还在不停地完善中,它的更迭特别快,包括国际标准,包括国内的标准统一稳定可能是对这个产业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谈到独立组网和非独立组网的区别,李传峰表示,“非独立组网的概念实际上的意思就是利用5G的接入网接入到目前4G核心网的概念,这个有它的优势,初期能实现,但是它只支持eMBB(移动宽带连接),大速率的问题能解决,但是其他的解决不了。”

  “从2020年1月1号以后,终端是必须要支持NSA和SA的,这样子的问题就是将来为了后续的平滑过渡,”李传峰介绍称,从终端成熟度来看,今年有海思的终端目前已经是支持双模的,但是后续我们也看了整个产业链其他的方案提供商都有计划,明年能够很好的满足双模要求。

  以下为李传峰发言实录:

  王冠雄:3G、4G、5G,如果3G、4G产生了美团、小米这样的企业,新的5G时代到来之后,产生了哪些巨大的红利?决绝性因素和关键节点在哪里?第一个问题嘉宾回答一下,请大家用两三句话简明扼要地说出你认为5G相比于4G最大的特点,可以从商业、技术、产业政策不同的角度。

  李传峰:从我们技术上来看,我们大约是十年发展一代,现在是5G,这个我们行业内来说也是十年磨一剑,所以这个很有重要的意义,从5G当时设计的远景来说主要是为了解决3个方面的应用。

  第一种叫EMVB,我们行业叫移动增强宽带。这个是为将来的类似于高清视频、AR/VR宽带连接来用的。

  第二种是URLLC,我们叫低时延高可靠,将来解决车联网、工业互联网这种控制类应用的。

  最后一种是MMTC,就是海量连接,就是物联网的应用。从这一方面来看,4G之前主要是解决人与人之间连接的问题,5G除了解决人与人之间的连接,还要解决人与人、物与物之间的通信。

  王冠雄:下一个问题问一下李总,刚才卢总也讲了,5G不管是从终端还是面临一些产品线的挑战。从技术方面,制式、功耗、续航等等都会存在一些问题,泰尔实验室做了哪些问题,帮助行业解决这样的一个问题?另一个大家知道手机厂商都要求支持双模,今年出货的这些NSA终端未来网络兼容情况是怎样的?

  李传峰:首先,大家所说的耗电的问题,当时说得最严重的时候是3G的时候,耗电特别严重。4G的时候是多模多制式,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样一些问题随着大家的共同努力,这个技术是可以克服的,现在对手机的5G来说发展最重要的制约是在标准,因为5G的标准还在不停地完善中,它的更迭特别快,包括国际标准,包括国内的,标准的统一稳定可能是对这个产业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再就是从我们院来看,包括我们实验室对产业界,我们院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是中国高端智库、产业高质量发展平台,我们就是对政府做支撑、对产业高质量发展做一些策略研究。

  第二块,从我们实验室的角度,我们还有一块就是标准类的,现在我们是在国际行业标准组织3GPP里面,包括终端相关的测试方法、测试标准这些东西,很多都是我们实验室在牵头制定的。同时我们也在国内制定相应的标准、方法来做到指标、测试方法要统一,这一块我觉得对我们行业是很重要的,而且这一块也是整个产业链上下游大家都广泛参与的。

  最后,想到的是测试实验环境怎么能帮助企业?我们这边可能建了有实验室等等,我们5G确实是做的主导,是走在世界前列的,2019年1月份,在GCF全球认证组织里面,也是我们实验室提交的世界上首例NSA的协议一次性测试,2月份是SA的一次性测试,也是世界首个也是在我们实验室来提出的。所以这一块呢,相当于这一块呢,我们坦白讲这个产业是走在了前列的,所以我们在这些方面呢,这些环境也同时是帮助了产业的整个的终端企业,包括我们整个的产业、整个标准的完善,都是有很大的促进作用的。

  王冠雄:下面问一下李工。今年5G不能回避的话题就是标准支撑,从NSA到SA,今年很多手机厂商同时要支持两个双模,SA商用产业链现在准备得如何?今年已经出货的支持NSA终端的未来会怎样?谢谢。

  李传峰:NSA是非独立组网,SA是独立组网,非独立组网的概念实际上的意思就是利用5G的接入网接入到目前4G核心网的概念,这个有它的优势,初期能实现,但是它只支持eMBB(移动宽带连接),大速率的问题能解决,但是其他的解决不了,对我们来讲,目前这个阶段对进网要求,今年是允许只支持NSA的终端是可以进网的,但是从2020年1月1号以后,终端是必须要支持NSA和SA的,这样子的问题就是将来为了后续的平滑过渡,对终端来讲,客户买了以后,这个基站是可以平滑过渡,但是终端只能是更换、替换。现在的阶段来说,有NSA的终端,因为我们的网络是逐渐升级,终端目前平均使用周期是两年左右,这个周期内是没问题的。但是后续2020年以后,我的终端是支持双模的,NSA和SA两种模式的时候就没有一点问题。从终端成熟度来看,今年有海思的终端目前已经是支持双模的,但是后续我们也看了整个产业链其他的方案提供商,都有计划,明年能够很好的满足双模要求。

  李传峰:刚才各位专家也都谈了很多,我觉得是这样,咱们谈5G应用的时候,5G的应用和5G的当年的愿景,三大技术特点一定要适应的,高可靠、低时延、高速率一定要相关的。为什么这么讲?这个是5G要解决的问题,5G不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为何需要来6G?比如说我们在飞机上、天空、海洋上5G是解决不了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一定我们要还要做下一代预言,所以这是一块。

  第二块呢,刚才大家讲了很多5G方面的应用的事情,我其实还有一点感受,一定和刚才讲的泛终端的概念,终端类型一定要很多很多,终端类型很多就不只是包括手机这些终端,可能还有眼镜、无人机,这个能从5G的角度去促进5G,而这个事还有另一个观点,5G也是一种底层的通信,所以它一定对将来和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这些一定要结合,一定要结合起来用,5G是用新型基础设施,它是应基础设施而已,新型基础设施我们的路要越修越宽、越修越快,还要往6G下一步把路修得更宽、更快。

  王冠雄:最后,各位嘉宾酝酿一下,每人用一句话来说一下你眼中的5G时代,你可以说万亿市场,你可以说颠覆,用一句话酝酿一下。

  李传峰:我的理解应该是5G让人生活更美好、让行业更高效。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