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吴声:我不想讨好喷子和评论家,也不怕被打脸

对话吴声:我不想讨好喷子和评论家,也不怕被打脸
2019-08-09 作者:责任编辑NO。卢泓钢0469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燃财经”(ID:rancaijing),作者 孔明明,编辑 阿伦,36氪经授权发布。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这是知名主持人马东说过的一句话。

2019年8月4日,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在751D·PARK的79罐,举办了个人第三届“新物种爆炸·吴声商业方法发布”。从2017年开始,连续三年,吴声三个小时的演讲,每次都会成为互联网商业圈当日的焦点。

选择忽视这场发布会并不容易。许多创业者来到了现场,甚至有人评论,“半个互联网商业圈都在刷屏”;吴声当天的演讲实录,在发布之后,阅读量迅速涨到10万+。

伴随关注而来的还有争议。“听不懂”、“造概念”、“演讲美学”诸如此类的吐槽相继出现;“年轻商业”、“六大预测”……在这个唯恐落人一步的焦虑时代,这些词像是一种引领,在演讲中不断迸出,也让许多人觉得困惑:究竟是自己认知能力达不到,还是吴声在故弄玄虚,只是为了激发更多焦虑?

此前被攻击的还有吴声的好友罗振宇,得到App的创始人。因为暴风集团冯鑫被带走的新闻,罗振宇曾表示看好暴风的截图被广泛传播,引起热议。

吴声的演讲结束3天后,燃财经(ID:rancaijing)在751D·PARK的造物空间见到了他——这是一栋精致的三层小楼,装修设计都是原创,代价不菲,只是为了践行吴声所说的“知行合一”,要场景、要审美。

聊到网络上这些质疑时,吴声回击:“有些人不说话,因为他把话都藏在心里,沉默总显得大智若愚、高深莫测。不做事、不出错,多讲话、言多必失。我不怕打脸。”

吴声是谁?

他是《场景革命:重构人与商业的连接》《超级IP:互联网新物种方法论》和《新物种爆炸:认知升级时代的新商业思维》三本书的作者,他提出的“场景”一词,被许多创业者推崇,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曾说,“吴声是我创业路上的马克思”。

他还是许多创业者们的座上客。他曾被媒体报道为中国互联网布道者、中国互联网“军师”,也被人称为“造词大师”、“概念大师”。除此之外,吴声这个名字在公众面前出现的频率并不高。

吴声是营销出身,从2008年初始,他历任凡客公关总监、V+负责人、凡客副总裁、京东副总裁,主导了在互联网圈很多有影响力的营销事件,打造一场发布盛会对他来说本不是难事。他创办的场景实验室依然还只是“小微企业”,创业三年,他自己最大的困境是寻找场景实验室的商业模式。

这些议论,对吴声来说,好像都只是小事。他依然每天7点半准时开始工作,“行永远大于知。行是知的行,知也是行的知。每一个案例都是我和团队实地考察过、研究过的,发布会PPT上的每一句话都力求经得住推敲。”吴声说。

但无论如何,吴声要开始准备赚钱了。在发布会上,吴声宣布推出“2019新物种实验计划——关于年轻商业案例共建的进化工坊”,招收6位年轻商业进化者,每人1000万。这是一个现在还没人能预测结果的实验,他们选择对标的企业是美国著名创业孵化器YC。

吴声相信时间,是一个“复利者”,要跟时间做朋友。对于吴声的种种疑问,或许,我们现在只能先交给时间。

01谈发布会“预测准确还是不准确,我其实不care”

燃财经:演讲三个小时后,感觉怎么样?

吴声:挺累的,嗓子到现在都没好。

燃财经:压力很大是吗?

吴声:我压力大到什么程度?当时口腔溃疡全面发作,四五个疮口,感冒没好,嗓子也疼,当天早上还腹泻拉肚子。同事们开玩笑,说我是紧张综合症。发布会内容我们迭代了八九版,因为我要对自己的言论负责。

燃财经:对于“半个互联网商业圈都在刷屏”的评价,你自己个人的感受是什么?

吴声:我把它定位为一年一度向师长亲朋,报告下我们对商业的思考方法和新趋势,不揣冒昧,不怕打脸。IDG资本合伙人李骁军在发布会结束以后讲的一句话,我特别认同,他说并不是每个人来都必须得到什么,而在于有没有一句话对你有启发,有没有一个词让你有收获。而不是必须要学到10个或20个知识点。

这种评论我觉得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始终跟创业者能保持真正的换位思考,真正有同理心。我认为今天创业者到了需要摆脱丛林法则,去重新理解和世界、时代关系的时候。

燃财经:你希望这些预测能够达到什么效果?

吴声:2017年,我的第一个预测就是错的,当时我预测胶囊公寓将要颠覆airbnb。但当时我还有一个预测,叫小程序电商爆发,今天来看,它依旧不落后,只是有很多变化。预测准确还是不准确?我其实不care。重要的是你的确真刀真枪、实实在在的讲了出来,这是你真正的思考。假如我能做到一语惊醒梦中人,基本目的就达到了。

燃财经:开场为什么要用两个吴声对话的形式去呈现?

吴声:因为我想说,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崭新时代,在这样的时代里,新的秩序和新的规则还没有形成。黑客帝国是我整体的逻辑,从身份确认这个角度,它比盗梦空间的套嵌更深刻。包括为什么我用科幻片的素材做倒计时海报和开场视频,为什么要用虚拟人,都是这个逻辑。

燃财经:当天有多少人在现场?买票的比例大概是多少?

吴声:来了一千人左右。买票的比例应该是40%。我们其实没挣到多少钱,但如果你不付费,就不尊重这个内容,我们用这个来筛选人。有人说你别会销了,但我其实不缺客户,而是想发出一个重要信号:我们公司有自己的组织使命,要帮助中国成就一些卓越的新物种公司,深度、长期的陪伴,耐心、扎扎实实地做。

02 谈表达“沉默总显得大智若愚和高深莫测”

燃财经:有人说在发布会上,你们引用的数据是自己投资的公司,不够权威?

吴声:这些公司都是有公信力的。有人跟我们关系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我当然能提就提,有的我提不了,也没办法。我对我讲的每一句话,都是负责的。

做吃瓜群众多容易,这不是有没有勇气和胆量的问题,有些人自己没有这样的认知和思考,也不愿意承担表达带来的影响。有些人不说话,因为他把那些话都埋藏在心里,沉默总显得非常大智若愚和高深莫测。不做事、不出错,多做事、多出错,言多必失。

我不是为那些喷子准备的,也不是为那些所谓评论家准备的,而是为那些创业者、创新家们准备的。我把我一年的勤奋、团队研究成果、产品实验室的积累、方法论的提炼,总结出来向大家报告,你要说什么启发都没有,那我也没办法。我的能力只能到这一步。

燃财经:反正打脸是常态,对吧?

吴声:当然。但换个角度,我们关注的是逻辑,我们讨论的是做信号的灯塔,我说要帮助创业者去捕捉信号、分辨是不是信号、剔除不必要的杂音。在这个时代,这是非常关键的。

燃财经:如何看待对你的负面评价?

吴声:没人攻击你才要反省,说明这个事没成。假如小米没有人攻击,米粉就不存在,因为米粉跟米黑是硬币两面,这是基本的辩证法。何况,看不惯的人比我想的要少得多。

我非常清楚我在讲给谁听。我不是要成为IP、做公众明星。我没空往回看,就是朝前跑。创业者本身就很快,我只有跑得够快,才能看到多一点。勤勉和勤奋是我们团队的宿命,也是我个人的宿命。

燃财经:为什么现场不翻译成比较容易懂的话讲出去?

吴声:还是那句话,我不服务普通的小白,我的受众我自己特别清楚和明白。我必须要用高度提炼、甚至极端的表达,去扎进CEO的心,我们只能影响那些最有企图心,对理解和认知最有迫切性的少数人。你能讨好谁?你讨好,就啥都讨不了好,你周全,就一定周而不全。

燃财经:你的表达和罗振宇、吴晓波的区别是什么?

吴声:大家都是表达者,他们是我的师友。我跟他们不同的地方在于,我对于一线具体的东西,更加敏感和感同身受。

03 谈认知 “聪明在这个时代没那么重要”

燃财经:能否讲一下你个人这几年,对公司整个商业模式的一些思考和变化。

吴声:其实没什么变化。我们一直在做投资和孵化,之前我们的确服务的各类型公司都有,但我们现在要专注在成功概率更高的公司。这样我们服务的效率会提高,和我们的方法论及赋能能力能形成更好的匹配。

燃财经:本质上你做的是认知生意。

吴声:其中的关键在于,可量化的认知在今天,很多人不以为然。很多人张口就是“智商税收割”,说实在的,我没有做任何知识付费产品、没有小密圈、没有到处培训授课——今年我把培训改成了跟外部的IP授权,把自己的商业模式做了很重要的精简和聚焦。

燃财经:你们的方法论具体是什么?

吴声:从场景革命到超级IP,再到新物种爆炸,这三本书相对来讲是具象和静态的,但整个的实际观察和提炼是动态的,我们自己每天都要复盘和思考。

燃财经:有没有洞察力的区别在哪?是智商、思考逻辑、还是认知?

吴声:我不相信聪明,我相信勤能补拙,但我更相信有方法的勤能补拙。

燃财经:你思考问题的底层逻辑是什么?

吴声:底层的逻辑就是你看到的场景,我始终是运用场景的方法在观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know how和切入的姿势、能力。我对场景方法本身迭代的很快。

燃财经:如何判断这个方法论就是一个杰出的方法论?

吴声:所以要交叉验证,勤奋一点,就有了一点优势。比如说出差住一个酒店,你可能觉得酒店见见人得了,但我会把人约在要考察的地方,如果每次都这么做,我得到的信息量可能要乘以三。

燃财经:觉得自己是一个聪明人吗?

吴声:肯定不会不聪明,但聪明在这个时代没那么重要。我对big idea没什么兴趣,我现在越来越相信你投入、下功夫,认真去做事情,比什么都重要。

燃财经:你觉得行大于知还是知大于行?

吴声:肯定是行大于知,我从来不认为知道就有多么了不起,坐而论道都是扯淡的事情。但这个行是知的行,知也是行的知。我不怕打脸,反正每个案例都是我和团队实地考察、研究过的。

燃财经:你觉得能够成为伟大企业的商业领袖,他们身上应该有哪些特质?

吴声:我的感觉可能不一定准确。第一要有足够的认知进化能力,能不断自我突破、认知进化。这是一个基础要求,否则没有资格玩;第二,要不断回到自己的原则,同时坚定、坚持、韧性;第三,我个人觉得,今天的创始人都是多线程、复合式,以前我们讲一招鲜吃遍天,但现在不是了。

燃财经:但这个逻辑就是丛林法则。

吴声:所以第二点是核心,你要理解什么是你坚持的价值观,什么是你的使命,你的为与不为就会特别明确。当你被分散精力,不仅跑得慢,而且跑得偏。

04 谈个人成长“这个人是侠,自然有人看不惯”

燃财经:你更喜欢哪一个词在自己身上定义,比如连接者、布道者、或是创业者。

吴声:布道者应该还是我自己的非常底层的想法。我觉得我是一个以助力为特征的创业者,始终是有价值,也创造价值,自然会得到应有的匹配和回报。所以我也很现实,我就是做小手艺生意,并不复杂。

燃财经: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大佬为你站台?

吴声:现场许多嘉宾都比我厉害,但如果要说为人,讲实话,我可能比较侠义。有一个人讲,他说在吴声身上我看到了一个字叫“侠”。这个人是一个侠,自然就有人看得惯,有人看不惯。

燃财经:但侠义跟做生意在有些时候是冲突的。

吴声:这点我始终摆脱不了,我们团队也在有效管理我。我每天时间排的很满,但是只要找我,我基本上都回,哪怕是微信语音。这是我天生的性情。

燃财经:你这个性情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吴声:一直是这样。我曾是金庸爱好者,参加过很多金庸的研讨会。我喜欢分享,有些实话未必能公开的,但不讲实话,我做不到,因此吃了很多亏。但现在看来,吃亏是福。

燃财经:对你个人来说,成长最快速的时期是哪个时期?

吴声:我觉得还是创业本身所带来的挑战。创业压力很大,要系统性思考很多东西,它会让你不得不有很多进步。

燃财经:你刚离开京东时对自己的认知是你之所以受关注,是因为你在行业里所处的位置,现在对你自己的认知会发生一个比较大的变化吗?

吴声:我觉得没有变化,我很尊重我现在做的这个事情本身。我知道我要对谁去负责,知道想讲给谁听,特别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一点都不复杂。

燃财经:您最喜欢的几本书是什么?现在读书频率还是很高吗?

吴声:现在一个月平均也就是四五本。我一般都读大部头,一般人可能看不下去。我看的书很杂,像创业者,我经常会推荐他们看《黑客与画家》。我觉得单一的某一本书不重要。

燃财经:比较符合自己思考底层逻辑的一本书?

吴声:凯文凯利的《必然》跟我的思考架构体系比较像,虽然他在中国有点微商化。我每天都要看书。创业后,我看书的领域有很大不同,增加了很多设计、艺术、建筑类的书籍。这其实是一种复合性的知识融通,要有想象力。这点特别重要。

燃财经:你在《新物种爆炸》这本书里提到人的进化是商业发生变化的底层逻辑,你对人类的进化有那么大信心吗?

吴声:我非常乐观。我相信AI会有这种辨明善恶的能力,我相信一个自进化的时代,一个新的人机协同、人数进化的时代,是不可逆、不可阻挡的。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