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演义之日韩先行:一个三星,就几乎搞定了整个韩国

5G演义之日韩先行:一个三星,就几乎搞定了整个韩国
2019-08-06 作者:责任编辑NO。蔡彩根0465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作者 甲方研究社,本文独家首发腾讯科技,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在推出5G方面,韩国的决心超出以往,甚至不惜名声也要造势;而日本明显稳扎稳打,意图削弱5G落后带来的劣势,提前布局6G。

德勤一份5G报告中指出,5G将是未来10年的最大机遇:5G不仅是4G的扩展,而是让几乎任何类型的数十亿设备以及数据的连接和交互成为可能,从而引领消费者、行业和政府,走向生产力和创新的新领域。

5G的巨大潜力让参与者务必欣喜的同时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处在5G大规模商用的前夜,所有玩家都在积蓄力量争夺主动权。 甲方研究社将对美国、欧洲、日韩、中国等第一梯队的5G布局者进行梳理,在这场通向未来的科技竞赛中,谁才能笑到最后?

移动互联,变革了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无限应用的可能。

如果让我们给对未来的移动互联网定位一个关键词,那么一定就是“万物互联”,更准确的说,是“万物智联”。智能AI,汽车全自动驾驶,远程医疗,物联网,所有这一切可以彻底颠覆我们当前生活的应用,都需要5G的支持才能得以实现。

从1G到2G,由模拟语音转变为数字语音。从2G到3G,由语音时代转入了流量时代。从3G到4G,由流量时代进入了互联时代。移动信息技术的发展已经转变了我们的日常。20年前我们还在幻想何时能摆脱笨重的“猫”,自由地上网,还在幻想何时能让手机微小单色的屏幕变成如今的炫彩全面。这一切在短短20年间都实现了。

移动互联网已经融入了我们的生活,最大的助力就是网络的升级和改变。3G到4G巨大的网络改观使得所有App能实现实时连接,这才是移动行业爆发的主因。如果我们仍挣扎在3G时代的网速,那么移动支付、短视频等新兴产业的爆发就不复存在。

在2019,即将迎来5G落地,4G缓步退出。5G的到来,最大的日常使用改观就是网速升级。而针对整个网络产业而言,更高的覆盖率和更快的速率能够实现更多的互联网络应用,万物互联时代从此不再是梦。

日韩的时代变化

作为世界上最早提供3G业务的国家之一,日本于2000年就开始向运营商颁发了3G牌照并于同年颁发3G许可证。

截止到2009年8月份,日本3G用户数已达1.036亿,而作为参考,当年日本总人口仅1.27亿。3G人口覆盖率在日本达到了惊人的81.5%,而3G渗透率则是高达94.8%。日本实现了3G时代的奇迹。

在快速普及3G之后,作为IT技术强国,日本于2006年就由政府牵头组织高校和企业研究4G移动通讯技术,并于2010年开始推广。到2015年,日本已经建立了覆盖全国的4G移动通讯网络。

据日本总务省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末,日本的移动电话契约数为1.47亿,其中接入4G移动网络(LTE)的客户数为6187万,占比达到了41.98%。

而作为滨水之邻的韩国则是不甘人后。在日本2000年就开始发放牌照后,韩国运营商在三年间就布局完善了3G网络。而相比较中国直到2010年3G网络才开始大规模开始商业应用。随后在完整建立3G网络之后,韩国立刻开始着手建立4G。

如今韩国是4G普及率位列全球第一的国家,主要原因即是韩国民众在很早体会到了3G流量时代的便利性,而3G的速度缺陷使得民众更为期盼4G的到来。韩国因此最早实现4G覆盖也就顺理成章。

日韩在3G/4G时代最为明显的特征即是,以国家力量为推手,快速布局,助力运营商实现全程发展。日韩之所以如今能够快速布局5G,得益于当初建立3G/4G网络时留下的经验和强大的设备基建。并且日韩的移动互联业务时全球堪称最为成熟的,无论是从覆盖、网速还是资费,相较之下中国还有很多的路需要走。

日韩在推广业务上也是经验满满。重视用户业务体验,弱化技术本身的神秘性和专业性,由技术本身的优势让用户心甘情愿接受和买单。在这种推广模式下,日韩因此可以快速地实现3G/4G用户数的飞速增长。而其他国家不论是欧美还是中国,用户面对运营商推广时更多的是持币观望。

由此可见,日韩在4G时代积累的经验,如法炮制在了今天的5G普及上。

日韩优劣

日韩在5G时代来临之时,自身也有着诸多优劣之处。

日韩所拥有的最大优势,也是有别于美国的最大优势,即是4G时代铺设的基础建设相当优秀。日韩发展3G/4G已逾接近20年,甚至连4G发展建设也已经近10年之久。在这4G发展建设的10年间,日韩运营商针对4G的设备进行了多次升级和迭代以满足政府的覆盖率和速率建设要求,日韩的移动互联网网速因此一直名列全球前茅。

中国直到2017年4G网络速度才超越了日本,由此可见日韩网络先期建设的优秀程度。这也是日韩如今大胆急先锋上马5G的底气所在。相对于欧美在通信设施上的基建不完善和落后状况,日韩可以直接进行技术升级并且尽可能地降低成本,诸如日本甚至直接升级4G+以期达到5G信号强度。这是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优势。

日韩发展5G的优势之二即在于政府对于通信行业发展的大力支持。相反于欧洲国家如今仍在妄图借助5G牌照发一笔横财之时,日韩早已以极低价格甚至免费向运营商提供牌照,帮助运营商更早布局5G设备。

由于日韩政府对于自身网络建设十分看重,日本对于每一世代通信技术革新都会专门发布白皮书计划,提前规划发展目标和战略布局。甚至技术开发都是由政府主动牵头,并且提供资金支持。政府在日韩5G布局中的主导地位和向好态势显然易见。

这也是日韩地域所导致的政府不得已为之手段。国家地域和面积决定日韩必须依靠技术革新保持国家发展和GDP增速,因此对于技术革新的每一大爆点都是尽可能希望抓住并且走在前列。而5G作为堪称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技术革新,日韩政府自然从国家层面就将其作为未来支柱。

日韩运营商所获得的政府层面帮助是其他国家所无法比拟的。同样的,地域面积所带来的还有优势:运营商不必苦恼于如何实现广范围覆盖,尤其是相对于中美大型国家而言。运营商建设网络的压力骤然减少,这也是日韩布局5G升级设备时所拥有的天然优势。

再者之三,日韩通信市场完备性和成熟度堪称世界之最,用户对于新兴技术接受度较快。纵然日本政府战略层面对于5G的热衷程度相较之下并不高,但其蓝图是加码于未来的6G时代,这一切仍需5G作为基础。因此日韩市场对于任何一家供应商来说都是香气四溢。华为纵使在日韩遭受阻力较大,但是仍然将日韩市场作为重要攻克目标的原因就在于此。

而相较之下,日韩发展5G的劣势在于自身国家文化和特色所决定的短视,以及如今日韩在自主5G技术方面的落后。在5G到来之际,日韩仍然优先选择国内企业以及利益相关企业提供5G设备和服务支持,而不是“能者优先”,并且掺杂了一定的政治因素。正是这一举措,华为和中兴被日韩运营商纷纷拒之门外,或仅占采购的少数比例,远不及韩国三星以及爱立信诺基亚等所占的比例。

这一短视短时间内体现不出其缺点,但在大规模服务推广之后,设备和技术上的落后必然将会导致日韩的5G服务相较于其他采用先进设备和供应商的运营商服务所不及。韩国LG U+运营商采用华为设备5G体验相较采用三星、诺基亚爱立信设备的SK和KT更好就是最好的例证。

这也是日韩未来5G发展的一块短板。并且由于日韩已经在自主5G技术研发方面落后于中国企业,未来这种拒中国企业于外的策略必将导致日韩在5G落后于他人。

韩国求快,日本求稳

纵然有着诸多优劣,日韩在5G到来时仍然是堪称布局速度最快的两个国家。

今年4月3日晚11点,韩国SK电信和KT电信在全世界共同宣布率先开始5G的商业运营。如此争分夺秒只为抢在美国之前。两个小时后,美国Version威瑞森电信才宣布开启5G服务。

与之相对的日本则已经制定了详尽的5G发展战略。借助2020年东京奥运会东风,日本将在2020年推出5G服务,为东京奥运会提供5G技术支持。全面覆盖将在2022年实现,这一时间点相较落后于目前布局5G的国家,但这是由日本的5G发展战略是需求决定。

日韩虽然都是目前5G发展的前列,但两国发展策略截然相反。韩国突出“快”,而日本则强调“稳”。

韩国得益于3G和4G时代的领先,尝到了优先运用移动互联技术的甜头。运营商如此心急如焚的推出5G服务,甚至不惜背上“噱头”二字也要抢在美国Version电信前推出5G服务,就是为了即将全面推出的5G服务造势。三星也同样在这一天开始销售首款5G手机Galaxy S10 5G。而早在去年平昌冬奥会上,SK电信就已联合三星和英特尔共同推出了5G服务。韩国在5G上的野心由此可见。

这一造势不仅是为了引导普通民众更快进入5G时代,更是与韩国未来发展息息相关。根据韩国 KT 经济经营研究所预测数据显示,如果 5G 在韩国全面铺开,最多会带来价值47.8 万亿韩元的经济推动力,并提高韩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的发展速度。

5G不仅是技术前景,更是未来“钱景”。

据市场研究公司Strategy Analytics报道预测,韩国的5G渗透率在近两年内将达到世界最高的11%。这一数字发展速度超出了同期其他任何一个意图发展5G的国家。

韩国官方数据显示,SK、KT和LGU电信公司承诺在2019年内在韩国 85 个城市建设 23 万个 5G 基站,覆盖韩国 5100 万总人口的 93%。2019年5月1日,韩国5G用户数量突破26万。这是截止目前创下了全球5G用户增长最快的记录。以韩国运营商KT为例,其5G用户在短短22天内就突破10万大关。这些数字彰显的韩国速度令世人震惊。

不仅是运营商,更为关注韩国5G布局的是三星这家本土企业。三星在5G技术上的研发实力和设备先进程度显然不及华为等供应商,但是三星却拥有最大的本土优势。

三星与在华为的SK电信的竞争中击败华为独中采购大单,在LG U+电信的二期采购中也占得一席,成为韩国目前5G设备中最为成功的供应商。其推出的首款5G手机Galaxy S10 5G全球出货量已达百万。截止2019年2月,三星的5G基站出货量超过36000,虽然90%都集中在韩国国内,但仅需如此。三星也是为数不多的集芯片(Exynos Modem 5100)、设备和全套解决方案的供应商。

不仅如此,三星借助强大的一体化能力,能够提供从内存、闪存、到移动端处理器等一系列5G物联网解决方案,实际从方案整体性来看,三星是为数不多可以称得上是华为的对手。其他竞争对象如诺基亚和爱立信只能够针对5G给出设备和方案,而三星华为却能够解决全产业链。未来,三星将在5G和人工智能方面投资220亿美元,希望到2020年拥有20%的全球市场份额。

相对于韩国,日本强调的“稳字诀”体现在《5G发展白皮书》中。早在2015年,日本政府就已经着手开始了5G研究,从2017年开始进行5G usecase的试验。有别于4G时代的大规模快速覆盖建网,日本政府对于5G的规划是根据需求建网,以配合日本社会5.0计划。

日本计划在全岛根据需求着重优先建网。但是这更多的可能是日本国内企业5G技术研发实力不足的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日本如此“不急于”发展5G,原因就在于相比于韩国仍有三星这一企业在5G研发实力上能比肩全球领先供应商,日本国内巨头如索尼、夏普、富士通等早已对于5G研发不抱有兴趣,因此实际上日本在这次5G技术专利占比甚小,导致在建设时更多需要依赖其他厂商提供全套解决方案。

因此日本在5G时代意图是平稳度过,并不巨额投入。将主要精力提前投入6G研发中,希冀在6G时代占得头筹。因此日本运营商表现和5G布局相较其他国家稍显沉闷和缓和。

2019年4月,日本总务省公布5G 频谱分配结果,日本传统三大运营商NTT Docomo、KDDI、软银Softbank以及新入局无线通信的Rakuten均获得频率资源。

7月31日,日本总务省向NTT Docomo和KDDI发放了5G基站和陆地移动站的商用许可证,向软银发放了5G基站和陆地移动站的预备许可证。这也标志着三家公司将在商用的前提下开始5G通信网络的全面建设。日本实际建设5G的速度已远远不及隔壁的韩国。

日本三大电信公司NTT Docomo、软银、KDDI所采取的信号升级战略是4G+,而不是新建5G设施系统。这也意味着,在未来一段时间里,日本运营商将不会直接上马5G设备,而是在现有的4G通信设备基础上适当提升,使得4G信号具备5G信号的强度。

由于日本国内企业的“不给力”,在5G基建方面,日本运营商将更加依赖于海外供应商,如诺基亚、华为、爱立信等。NTT Docomo近日已与诺基亚签订了5G采购协议;软银则是选择了爱立信作为设备供应商;乐天预计2020年6月推出5G服务,而且布局的是全球首见的虚拟云端移动网络,避免了大量实体硬件的投入,但效果如何仍有待考证。这也彰显了日本布局5G时的尴尬。

日本民众对于普通商用5G兴趣并不大。甚至在中国记者采访中有日本国民表示4G就已足够使用。但是民众使用4G足够不代表5G应用最重要的物联网场景无动于衷。工业对于5G的应用更为渴求,知名机床生产商DMG已经与KDDI电信合作建设无线基站满足内部的5G需求,将机床接入5G网络实现物联网控制和生产。

日本虽以遥遥落后邻居韩国,但它的布局将在后年迎来爆发。到时日本5G表现如何我们再行观察。

结语:

根据日韩布局5G的优劣所在以及如今日韩的布局动作,我们可以看出在推出5G方面,韩国的决心超出以往,甚至不惜名声也要造势;而日本明显稳扎稳打,意图削弱5G落后带来的劣势,提前布局6G。

日韩发展5G的优劣让他们在未来整个5G生命周期内,都会体会到作为第一梯队的便利性。虽然韩国目前5G体验不甚如人意,但是随着时间积累,达到当初4G的流畅感只是时间问题,甚至在别国仍在纠结于牌照盈利之时,韩国就可以实现5G信号大范围覆盖的目标。

日韩相较于我们的意义,起到的不仅仅是前车之鉴的作用,更是全产业链和贸易关系的整合和进步的体现,中国在发展5G的当口之下,日韩的战略布局和发展策略更尤为值得我们学习。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